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质文化
信息内容
裸奔的日子
发布者:hgy 发布时间:2017/5/18 点击:3484


雨停了,阳光洒落一地。

放下包袱,卸下防备,“裸奔”——无关胜负,有关青春。

他们说年轻人应该盘起头发,发愤图强;他们说年轻人应该隐忍克制,厚积薄发;他们说年轻人应该收起情绪,谨小慎微;他们说年轻人应该奔波忙碌,案牍劳形……

我穿着厚重的防备,小心的涉足社会,生怕被社会轻易KO,我装作发愤图强,装作厚积薄发,装作谨小慎微,装作案牍劳形……很难得会有那么一丝狂妄,将身上的防备卸得干净利落,竭力起哄、放纵自我。

“当一个人洞房时一本正经,他大抵是个不正经的人”。

我疯狂,因为我们彼此信任;我木讷,因为我天性如此;我勇敢,因为我打肿脸充胖子;我放肆,因为我知道你们宽容。

野战场,我躺在地上,“大”字形摆开,任凭蚊子肆虐,任凭汗水浸湿头发,任凭泥泞渗入衣衫。然而,我无法忍受捆绑在脸上的面具,睁大眼睛,前途未卜,一片茫然;我无法忍受穿在身上的厚重外套,闷热难耐,捆手束脚。揭开面具,脱下外套,甩开束缚,霎时豁然,这是怎样的体验。

喜欢番茄炒蛋的人可能不是一个好队友,他往往需要队友帮他收拾残局,这很好,你们就在那里。

一个萝卜切得很厚很难看的人应该是个有艺术天赋的人,他小心翼翼切萝卜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切完萝卜后你们该会组织什么样的语言去夸奖他,他急切需要一个能赏识个中奥妙的人。

满满一桌菜,都是我们做的,我们围着石桌子坐满一圈,我不掩饰,我不让梨,我夹起最大一块肉心里很美,我知道这么久你们都不动,一定不是你们不好意思,真的是你们想留给我吃。

这是我见过最草率的晚会了,一个简单的平台,两盏柱灯,一个拖过来的音箱,没有觥筹交错,没有灯火映辉,仅有一片笑声肆意回荡,我还能要求什么呢?这片笑声那么恣意任性。我们脱下防备,满是呆萌,如此放浪。一切美妙,尽在心中!

一个动作不协调的人跳起舞来往往会戳中笑点。

前面有个天梯,我要爬到顶端平台一跃而起,抓住对面的吊杆。我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去,调节呼吸,然后完美的做完整套动作,事情总是那么美好流畅,尽在掌控。其实我吓尿了,我不敢望向地面,我不敢听你们起哄,我尽力克制双腿,不让你们看出它在发抖。或许我本该站在上面仔细看看你们,看看下面一群瞪大眼睛无节操挖苦我的人是怎样紧紧抓住我背上的安全绳。

我不是水手,却喜欢水手的感觉,叼着烟斗,吃口菠菜就能开启暴走模式。然而我终究不是一个水手,我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岸边,卷着裤腿,是你们喊我回家。

成长总是残忍的,我们逐渐穿上防备彼此漠然。今天我可能是个猪队友,你们会原谅我的,因为我也想过做得更好,然而,开心就好。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我们这么放肆是什么时候了。我不知道白衣飘飘的年代是如何浪漫,我不知道诗和远方到底在哪?我只知道,谁叫你们跟我一队,我就是要坑你们!

我装模作样,一副纨绔,缓缓走向你的时候,请你一定要生气,我想要看你生气的样子,世界这么大,我要多不小心才能遇到你,此时此刻我可以被无限原谅,这很范特西!

我一直想给你们讲个笑话的,脑海里彩排了很多遍,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下次,下次我一定会讲给你们听!

再一次,围坐在一起,我百感交集,然而无从说起。

这种活动组织者总是最辛苦的,要安排好团队的吃喝拉撒,要与团队沟通,要与活动方周璇,你们的付出是值得的,你们搭设一个平台,让我们走进彼此。

坐在后排的好事者拔掉了我一根白发,岁月总是猝不及防,我们开始一层一层包裹自己,逐渐向曾经的自己挥手告别,然而那个自己从来都在自己心中,他只是迷失了。

我们都撑得很累了,逐渐沦为熟悉的陌生人,我不知道你小孩有多大了,我不知道你住哪儿,我这里有很多八卦猛料,只是床上是天花板,对面是电视机,只有在梦里,才能对你絮叨。

放下包袱,卸下防备,“裸奔”——无需克制,但请释放。

雨停了,阳光妩媚,一直这样多好!

 

 

 

黄晓伟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